[刀剑乱舞]《最佳攻略》番外篇(第一章,三日鹤,伊达组&三条家亲情向)

海间:

《最佳攻略》正文←请戳




第一章




“我已经……死了。”


 


指节颤动了一下,然后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鹤丸国永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景象,呼吸间多了一丝生涩。天光明亮,他凝视着地上缓慢漫开的血迹。周围的人群在尖叫,议论,拨打电话叫救护车和警车——然而他知道,躺在地上的“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


没人能看得到他的灵魂,他只是木然地站在那里。冷不丁地,他被什么撞到了,那人没注意他,只是匆忙地躲避着这块已经自发封锁起来的地方。鹤丸国永看着自己死前救下的那个大哭的小孩,心里泛起一股难言的欣喜与遗憾交杂的情感——最后却变为了沮丧。他的目光移到了旁边的生日蛋糕上,它被撞飞了出去,落在一边,冰袋上沾着血迹和灰尘。


在看着自己的尸体的同时,他不忘感慨一下这不美观的姿势,然后听到了匆匆赶来的救护车的鸣笛声。在一番捣鼓后,他看到他们果然对着自己的尸体摇了摇头,血流满面的肇事司机则是被抬到了担架上。


警察与医生的到来使得周围聚集的人渐渐散开,鹤丸国永索性抱着膝盖坐到了一旁的绿化带上,他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就像和自己没关系似的。他们翻出了自己口袋里的东西,手机,钱包,钥匙……鹤丸国永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身上,果然除了这身和死前一样的衣服以外什么都没有。他叹了口气,将头低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还会留在人世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悲伤的感觉。他以前是不太相信灵魂的说法的,现在还需要点接受的时间。踌躇满志地想要帮今天过生日的三日月宗近庆生的念头仿佛蒸发的露珠,像离自己隔了很远似的——他在想到这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是不由得笑了出来,但是连这笑容也持续得非常短暂。一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示好追求、却从来未曾回应过的他,那种甜蜜和苦涩交杂的感觉又在心底回来了。


“他应该会为我的死而难过吧,”鹤丸国永嘴里嘟囔着,心里却不是特别肯定,“一秒钟的难过也是难过,肯定多于一秒。”


然而心却很重地堕下去了,他想到了会因为自己的死亡而遭受冲击的家人们。鹤丸国永不安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角,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兄弟们伤心欲绝的脸庞。现场的警察已经在翻动他留在钱包里的社保卡和其他身份证件,很快地,这份预感就成真了。


他一眼就看到了从那辆计程车里钻出来的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好在太鼓钟贞宗没来——他站起来迎了上去,然而在他们的目光直直穿过他、看向那些警察们的时候,鹤丸国永退缩了。他很低地叹了一口气,转过了身,不去看自己的弟弟们。


在国外长期出差的父亲不可能在这时候赶回来,烛台切光忠在那家外企的实习还未敲定转正,大俱利伽罗也没有大学毕业,还有上小学的太鼓钟贞宗——这一刻鹤丸国永发现自己走得实在太不是时候,有这么多需要操心的事。紧接着他就听到了烛台切光忠提高的、罕见的带着激愤的声音和大俱利伽罗表示拒绝接受事实的质问,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再度睁开时,一个蓝发的身影自身边匆匆掠过。鹤丸国永惊诧地转过身,打车跟踪在哥哥们身后的太鼓钟贞宗也过来了。他站定在鹤丸国永身后半米的地方,嘴巴微微张着,盯着眼眶泛红的、和警察正在交涉的哥哥们。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机械地向前迈着步子,舌头仿佛不是自己的。鹤丸国永沉默地听着他的自言自语,看着他颤抖的背心。


“我不要什么追责和赔偿,我只要他活着——”烛台切光忠的声音在他看到太鼓钟贞宗后戛然而止,他特意编造了借口把他留在家里,却没有瞒过弟弟的直觉和双眼。鹤丸国永抿着嘴唇,听着最小的弟弟的呼吸里带上的颤抖。


“鹤丸哥哥……”他的目光定格在了被他们围起来的那块地上,隐约能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太鼓钟贞宗只觉得浑身发冷,“鹤丸哥哥,鹤丸哥哥!”


他快步向前走去,踏下去的每一步都在发抖,大颗的泪水早已奔出眼眶顺着脸颊滴了下来。


“小贞,你怎么会在这里!”烛台切光忠想阻止他过来,他不愿让自己的弟弟看到这一幕。然而就在这时,他却看到他倒了下去。太鼓钟贞宗伏倒在地,他只知道自己的后颈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在一旁出手的鹤丸国永叹了口气,将他慢慢放到地上时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他看到大俱利伽罗横抱起了太鼓钟贞宗,警察那边得出的结论是“伤心过度,情绪激动,暂时出现了晕厥现象”。死者的身份认证的手续并不复杂,鹤丸国永看着自己的兄弟们跟着上了警车,于是便留在了原地。他知道今晚对他们而言是一道很难受的坎——然而他并不能做些什么。以这副姿态游荡在世间,即便是在玻璃和镜子中也看不到形体。利用落单的行人他偷偷测试了一下,声音也无法被别人听见,唯一保留的也只有触觉而已。为了验证自己究竟是实体还是虚体,鹤丸国永在人行道上试着穿越行道树。在撞了好几次以后,他发现闭上眼睛放空头脑就能以鬼魂的姿态穿过物体。


“这还真是个有用的技能啊,如果我还活着的话。”他的双手抱在脑后,信步向前走着。不知怎么,脚就自动将他带向三日月宗近的家。鹤丸国永站在小区门外踌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为了保证新鲜度,他选的蛋糕店是离他家最近的那家,取货时间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约好并确认了的。随随便便就走到这里也是情理之中,他来过不止一次。现在都已经死了,他也是有家难回,反正别人看不到也听不到……


那去看看他现在在做什么,应该不犯法吧?鹤丸国永咽了口唾沫,他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跳得快了一些——然而这只是错觉,他自嘲道,人都死了,哪里来的心跳。


三日月宗近所住的公寓的那一层站在门口就可以看到,早些时候他还在聊天群里发了照片,生日宴会的场地布置得很漂亮。鹤丸国永想着自己大概可以默默地找个角落坐下,看着他热热闹闹地把这场聚会开完,他知道他邀请了许多人。


也许三日月宗近中途会为了自己的不幸遇难而搞一个三分钟的集体默哀,在乘电梯上去的时候,鹤丸国永在心里盘算着默哀的时间最好能长一点。如果有人不当回事或者偷笑的话,他没准还能显灵作祟一下,比如在肩膀上拍一巴掌什么的。


 


作为一个鬼魂,鹤丸国永毕竟还背负着一些思想负担。他觉得这样放肆地接近自己的喜欢的人有些不道德,这样公然闯入别人家里——


“管他呢,我死都死了!”站在三日月宗近家门口,他大声鼓励着自己,闭上眼睛一横心穿门而入。睁开双眼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狼藉的客厅。他“咦”了一声,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包括三日月宗近。不忘脱下鞋子的鹤丸国永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耸了耸肩膀。很快地,他的脚将他带到了三日月宗近的卧室门口。


“诶?不行不行不行……”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里面没人,鹤丸国永转过身,劝说着自己,“这是他的——私人地盘,不行不行不行……”


然而这就像是受到了宝藏诱惑的龙一样,十秒钟后,鹤丸国永推开了卧室的门。一种温暖而熟悉的、属于他的气息顿时将他包裹住了,鹤丸国永尽情地呼吸着这一方空气,随便一扫就看到了椅子上的衣服,以及扔在一旁洗衣筐里的内裤。


“原来他穿黑色。”若有所思地点了一下头,鹤丸国永怔住了,然后狠狠拧了一下自己的小臂。羞耻感和冒犯的犯罪快感同时在心里交战,他坐到了床沿。松软的被子铺在床上,并没有叠。床头柜上扔着书,是关于美学研究的。鹤丸国永的手沿着被子的纹理抚摸了过去,摸着摸着他实在没忍住,索性倒在了床上。


巨大的喜悦冲垮了他,将脸埋在被面上,他呼吸着他的气息。再度抬起头的时候鹤丸国永已经是满脸通红,他用力拍打着自己的双颊:“鹤丸国永,你不能这么变态!搞得就像窥人隐私的偷窥狂一样!”


然而这间房间里的一切实在太富有吸引力,他很快就不由自主地拉开了抽屉和橱柜,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三日月宗近的一切。


“嗯,他经常换的西装……”


“我最喜欢的领带,衬衫都挺不错的。”


“啊,内衣区——关上,关上,没看到,没看到。”


“杂物?药剂和摆设,呃……”


“和服?啊这么多种类的……没见他穿过呀?”


在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时他“啧”了一声,眼神复杂地看着抽纸盒和润滑剂,显然都不是新的。


“真没想到,”鹤丸国永蹲在床头盯着那瓶润滑油,“他用这个牌子。”


 


下一秒钟他就捂着脸在床上哀嚎着翻滚了一圈,用头撞着床垫:“等一等!我究竟在做什么!我刚刚又说了什么!这完全不对啊!我怎么会在我暗恋对象的家里看着他用的润滑油还在自言自语!而且还——”


目光瞟向了那堆衣服上的内裤,鹤丸国永继续用头狠狠撞着床:“还产生了这么色情的念头,这种事我怎么会去做呢,也太猥琐了!猥亵别人的内裤什么的——”


其实只是想摸一下他穿过的那条而已,内心的一个声音在很小地说着。然后另一个声音接口了,摸完以后可以再进一步接触,比如套一下——


“闭嘴!”鹤丸国永的一声喝把自己内心的妄想都震没了。他翻滚下床,拉开了内衣区的抽屉,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一摞叠好的内裤。用颤抖的手拿出一条,他大声说道:“死都死过了,只是碰一下而已!这有什么不敢的!”


最终还是在抽出来后叠了回去,鹤丸国永趴在被子里捂着自己发抖的手臂,为自己的怂痛不欲生。唯一给他安慰的是那床被子的温暖,它相当松软地裹着他,他闻着那股好闻的香气,只觉得人生如此不真实。


“我大概是在做梦吧,”盯着天花板,他心平气和地双手交握,搭在胸前,“躺在三日月宗近的床上,盖着他盖过的被子,枕他枕过的枕头,连他自慰用的润滑油的牌子都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他自言自语道:“等一等,这个是他自己用的还是给别人用的……”


目光落到了房间里的插花摆设上,鹤丸国永抬起手背摁上自己的额头。他的脑子里因为这个深奥的问题而变得空空荡荡,决定什么都不想。这时他忽然听到玄关那里传来了响动,脑内顿时警铃大作。






第二章






番外篇就以章节的形式连载啦^o^ 我继续写~


《最佳攻略》的正文和番外暂定收入《异色》及其无料←详情请戳






《血之楔》预售←请戳。


《极乐净土》&《第一逮捕令》通贩链接 ← 请戳。

 
评论
热度(290)
  1. まき🌙🐤海间 转载了此文字
© まき🌙🐤|Powered by LOFTER